1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作为记出生年份的习惯,如“子”为鼠、“丑”为牛、“寅”为虎、“亥”为猪,统称为“十二属相”,十二年一循环。

在我国古代除了用天干地支记载年、月、日、时以外,还有用地支和十二种动物相配合,作为记出生年份的习惯,如“子”为鼠、“丑”为牛、“寅”为虎、“亥”为猪,统称为“十二属相”,十二年一循环。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其实,翻开历史来看,以动物纪年法,最早流行于我国北方游牧少数民族,他们采用以鼠、牛、虎、兔之类的动物来纪年。后来北方少数民族南下,有的地方与汉人混居。方将这种纪年法传给汉族。汉族又以十个天干和十二个地支相配的“干支纪年法”与少数民族的动物纪年法相结合,便产生了流行至今的十二生肖。

还有一种说法,生肖是起源于图腾崇拜,由于生肖中包含着的动物许多都是家畜,某些图腾都是日常生活生产中常见的事物,是由于这些事物在人们日常生产生活中占据重要的位置。生肖中许多家畜,正是符合了我国自古以来是农业大国,以农业为基础的状况。而农业生产又伴随着许多跟农事有关系的民俗事像产生,如岁时节日,原初时就是符合远古农耕文明而生的,生肖中的家畜存在亦是此理。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而生肖中另一些动物的出现,则也是符合图腾崇拜论的另一个基本观点,古人们相信自己是某种动植物的后裔,血脉中还有这种动植物的特性,比如虎的勇猛,蛇的精明等等,。龙作为生肖中唯一不真正存在的动物,看似很有特殊性,但事实上也无法脱开这个道理。中国人自古以来自认是龙的传人,古时天子,号称是真龙化身,龙图腾崇拜在中国是拥有着超乎寻常的地位。因此,龙在生肖中也是可以说得通的。而这一切图腾崇拜所包含的深层次奥秘,就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对于生活生存的美好理想和吉祥愿望。

十二生肖所选用的动物,一是家养的牛、马、羊、鸡、狗、猪六畜,二是野生的老虎、猴子、兔子;三是被人们视为神话中的吉祥物的龙和龙的化身蛇,这些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而令人费解的是古代人为什么将那老鼠,居然也排上了,并且高居十二相之首。因此,许多人都在找依据,试图对此作出解释。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洪巽在他的《阳谷漫录》中解释说:“子、寅、辰、午、申、戌俱阳(即阳性地支),故取属相之奇数以为名,鼠、虎、龙、猴、狗皆五趾(老鼠前足四趾),而马皆单蹄也;丑、卯、巳、未、酉、亥皆俱阴(即阴性地支),故取属相之偶数以为名,牛、羊、鸡、猪皆四趾,兔两趾、蛇两舌也。”由此说明,十二生肖是根据这些动物足趾的单双(奇偶)而人选排列的。它们的次序是:牛(四趾)、虎(五趾)、兔(两趾)、龙(五趾)、蛇(无趾双舌)、马(单蹄)、羊(四趾)、猴(五趾)、鸡(四趾)、狗(五趾)、猪(四趾)。唯独老鼠是前足四趾,后足五趾。因其特殊,故排行在十二生肖之首。

然而,明・郎瑛在他的《七修类稿》中则认为:古代一昼夜分为十二个时辰,古人根据动物出没活动的时间规律,选出了上述十二种动物配十二时辰。子时,老鼠最活跃,子就同鼠搭配;丑时,牛吃足了草,正在睡眠待耕,丑就同牛搭配;寅时,老虎最凶猛,寅就同虎相配;卯时,清晨五点后,月亮还在照耀大地,所以卯就同神话中的玉兔相配了;辰时,正是群龙行雨的时候,辰就与龙相配了;巳时,蛇不再在路上游动伤人,巳就同蛇相配;午时,太阳正当空照耀,由于马属“阳类”动物,午就属马了;未时,正是羊喜欢吃草的时候,未就属羊;申时,猴子喜欢啼叫,所以猴就同申相配;酉时,鸡开始归窝,酉就同鸡联系在了一起;亥时,万簌俱寂,猪入圈憩息:所以亥就同猪相配。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关于生肖在历史上引起的种种禁忌,且不说是老百姓,就连身为万乘之尊的封建帝王也无法超越,他们甚至利用手中的权力,蛮横地发号施令。如宋徽宗生肖属狗,便令国人不得屠犬。元仁宗生肖属鸡,便在都城大施“禁鸡”令,令国人不得倒提鸡,违者有罪。明武宗朱厚照属猪,便于正得十四年(公元1518年)发布命令,严禁畜猪:“即将豕牲不许喂养及易卖宰杀,如有故违,本犯并当房家小,发极边远充军。”这道命令发布之后,几乎使全国猪崽断种,翌年清明要用猪来祭祀时,竞连猪头也找不到了。后来,在朝廷文武大臣及众百姓的竭力反对之下,明武宗才不得不把这道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谬的诏令废除。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今年就是猪年,猪是在十二生肖中排行最后的一位,与十二地支配属“亥”,所以一天十二时辰的“亥时”,也就是晚上九点至十一点,称“猪时”。在古代人心目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生肖猪被人们赋予了很多美好的寓意,让亥猪成为深受人们喜爱的灵性吉祥之物。 关于生肖猪,还有一个颇为有趣的故事。

话说古时有个员外,家财万贯,良田万顷,只是膝下无子。谁知年近花甲之时,却得了一子。阖家欢喜,亲朋共贺,员外更是大摆宴席,庆祝后继有人。宴庆之时,一位相士来到孩子面前,见这孩子宽额大脸,耳阔有轮,天庭饱满,又白又胖,便断言这孩子必是大福大贵之人。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成人之后,父母去世,家道衰落,田产典卖,家仆四散。这胖小子仍然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最后终于饿死在房中。

这胖小子死后阴魂不散,到阴曹地府的阎王那里告状,说自己天生富贵之相,不能如此惨淡而死。阎王将这阴魂带到天上玉帝面前,请玉帝公断。玉帝召来人间灶神,问及这个一脸富贵相的人怎么会饿死房中,灶神便将这胖小子不思学业、不务农事、坐吃山空的行为一一禀告。玉帝一听大怒,令差官听旨,要胖小子听候发落。玉帝道:“你命相虽好,却懒惰成性,今罚你为猪,去吃粗糠。”这段时间恰逢天宫在挑选属相,这天宫差官把“吃粗糠”听成了“当属相”。当即把这胖小子带下人间。从此,胖小子成为一猪,既吃粗糠,又进入了生肖。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故事很有趣,在汉语言文化中,猪被称作“金猪”、“乌金”,正如俗语所说“猪是家中宝,粪是地里金。”现代汉语的“家”字是会意字,它与猪也有着直接的渊源。“家”字上半部分为“宀”,下面半部分为“豕”,“豕”即为猪。在我国古代,猪被称为“豕”,古有“无冢不成家”之说,猪是家庭中重要的一部分,古人以养猪维持家计,猪是家庭财产积累的主要来源,因而猪被视为一种财富的象征。

古语有云“猪入门,百福臻”,人们用猪寄托吉祥和运气,希望猪能帮他们实现美好的愿望。在民俗文化中,猪作为吉祥如意的象征,民间至今还流传着杀年猪祭灶神的习俗,用以祈求来年吉祥如意、五谷丰收、人畜兴旺。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有人认为12生肖只有中国才有。其实12生肖来源甚古。据佛教典籍《阿婆缚纱》载:有12位神将各驾一兽,鼠、牛、狮、兔、龙、蛇、马、羊、猴、金翅鸟、狗、猪,都直接来源于神话传说。所以说生肖并不仅仅存在与中国,在其他许多地区亦有,只不过叫法不同而已,四大文明古国都有生肖纪年法,并且彼此间十分接近,但各国的生肖纪年法应该都是独立形成的,不存在由某个辐射源先行产生,而后辐射到周边国家的道理。

比如日本,日本的十二生肖源于中国,但其中的亥猪形象却存在差别,中国是家猪,日本是野猪,从根本上来说,这与野猪在两国被驯化成家猪的历史不同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同时,由于中日两国社会文化、宗教信仰的不同,两种动物在人们的生活所发挥的作用,以及两国人民对它们的情感认识也存在区别。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家猪是由野猪驯化而来,野猪在中国被驯化的历史要远早于日本。中国的养猪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中期。据史书记载,在汉代以前,猪主要以放牧的方式饲养,随后逐渐演变成放牧与舍饲相结合的饲养方式。在古代,随着中国农业社会的发展,养猪不仅可以食用,也可以为农田积肥,所以猪作为六畜之一,受到人们的喜爱。到隋唐时期,我国古代的养猪业日益发达,养猪成为农民维持家计、增加收益的一种重要手段,猪肉也逐渐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中主要的肉食来源之一。所以,自野猪被驯化成家猪以来,猪一直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在日本,野猪被驯化成家猪并被饲养的历史要远远落后于中国,但日本人与野猪接触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绳文时代,当时人们以采集、捕捞、狩猎为生,而野猪、野鹿成为他们经常捕猎的对象。自弥生时代初期开始,随着水稻种植技术的传入,日本进入农耕社会,粮食和蔬菜可以充分自给,作为动物性蛋白的摄取,日本人依然喜欢通过捕捞鱼虾、捕猎野兽的方式获取,而不愿去将野猪驯化成家猪饲养。这是因为日本作为一个面积狭小的岛国,四面环海,气候潮湿,一方面不太适合牧养家猪,另一方面因临近海域,渔业发达,水产丰富,所以日本人更乐于食用水产品。此外,受佛教文化的影响,675年天武天皇颁布了禁止杀生的昭令,禁止食用牛、马、狗、猴、鸡的肉,但野猪、野鹿却排除在外,这种饮食习惯一直延续到1872年,近千年食用野猪肉的习惯,让日本人与野猪的关系更加亲近。所以,相比家猪,日本人与野猪的历史渊源更为悠久。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而我国自古以来主要以农业立国,猪作为六畜之一,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与中国相比,日本从事农业生产活动要相对晚一些,猪的饲养历史也比较短,日本人对猪的认识及情感并不那么深刻。相比起猪,日本人与野猪更有历史渊源,与野猪的关系也更加亲近。所以中日两国的生肖亥猪不仅形象不同,其所被赋予的寓意和文化内涵也存在差异。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

生肖从原初发展到今天,人们对于属相、星座之类的问题依然津津乐道。可以说,由于其悠久的历史和通俗的含义,生肖文化早已深入人心,成为各国民间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老鼠第一,猪最后,生肖文化的历史渊源!"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