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历史上“张英事件”的恩怨纠葛

1940年代特设“石叟资料室”,整理治军从政数十年间所搜集的各种档案文献。笔者最近查阅其中的“张英事件档”,发现此一事件处置过程中,陈诚与何应钦的几通信函很有意思,解读起来十分耐人寻味。

冯 杰 白中琪

陈诚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他非常重视个人资料的保留与整理,1940年代特设“石叟资料室”,整理治军从政数十年间所搜集的各种档案文献。笔者最近查阅其中的“张英事件档”,发现此一事件处置过程中,陈诚与何应钦的几通信函很有意思,解读起来十分耐人寻味。

历史上“张英事件”的恩怨纠葛

蒋介石与陈诚


◇相机处置,蒋介石剑指川军◇

1932年4月,蒋介石撤销江西省绥靖公署,改设赣粤闽湘边区“剿共”总司令部,以军政部长、南昌行营主任何应钦兼任总司令,统筹辖区内的“清剿”红军行动。第18军军长陈诚升任第2路司令官,负责“进剿”赣江以西,袁水以南,及衙前、万安、遂川、大汾、井冈山以北毗邻区域的红军。

据1947年夏天在国共鲁西南战役中被解放军俘虏的整编第66师师长宋瑞珂回忆,陈诚当时已经认识到中共苏区的一些成功因素,“国民党执政以来,对于孙中山先生在民生主义中的‘耕者有其田’的主张迄今未实现,而共产党红军在江西‘打土豪、分田地’,深得农民的拥护”。因而数月下来,“进剿”战事并未取得多大进展。

历史上“张英事件”的恩怨纠葛

陈诚


9月上旬,陈诚率部返回防地,途经永丰县时,突然下令中央军包围川军第59师。第59师原系四川军阀赖心辉一部,在内部争斗中被逐出省外,无奈接受南京国民政府缩编,保留川籍将领张英担任师长。1932年4月,第59师调到江西“剿共”,蒋介石曾经指示陈诚:“张英师中级官长多黄埔学生,其经费公开,精神团结(方面),请就近调查联络。”陈诚通过明察暗访,确定“张英师军纪废弛,民怨沸腾”,提出“切实改造”,蒋介石同意“相机处置”。陷入中央军包围,张英致电南昌总部,诘问事出何因?何应钦不知底细,安慰说想必是一场误会。结果第59师除了李弥团长带领一部逃到南昌外,其余皆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无论就军政系统或军令系统来讲,如此大动作事先都应向何应钦报告,但陈诚认为“因为秉承委员长指示,待机解决该部,并不准事前通知任何人,必须绝对保守机密”,所以“我只好准备一有机会,即不顾一切的做了”。陈诚先斩后奏,何应钦当然十分不快,“本来另有整顿该师之妥善计划”,如此手段解决张部,势必引起“川军心寒,不免有投鼠忌器之害”。

越想越气,何应钦9月12日致电南京求证,没想到蒋介石回复说,此事陈诚早就和我说起过,“当时以兄未在南昌,故经允其相机处置,并嘱如时机未到,切勿操切,故未有直接命令。但罗(卓英)、周(至柔)两师现既已执行,势成骑虎,不如即以命令张英遵照改编,免贻后患。尚希妥为处置为要。”陈诚得知蒋介石如此复电,心想糟了,“因此使何兼主任更加深误会,无异火上浇油,因而益坚其辞职之决心。”

◇先斩后奏,何应钦强烈不满◇

历史上“张英事件”的恩怨纠葛

何应钦

果然不出陈诚所料,何应钦接到蒋介石的答复,一气之下离开南昌,决定返回南京当面提交辞呈。事情闹到这般地步,陈诚只好电呈蒋介石自请处分:“张英师军纪废弛,为害地方,且其官兵素质原属匪类,职奉钧座意旨及良心主张,于此次班师回防之际,密令罗(卓英)、周(至柔)、刘(绍先)、李(明)等师,慎重接收永丰、永吉防务,并以奉钧座令着张英自动将部队交还中央,以便确实整顿。惟事出仓促,未及预先呈报钧座及部长,恐部长有钧座事前不先通知及职未行报告之芥蒂,如此则职获罪良深。恳钧座严惩职擅自专行之罪,或将职此电转部长,以释部长对钧座之误会。职无论何事,只求有裨于党国,个人牺牲在所不惜也。”

另一方面,陈诚再度致电何应钦解释原委,同时请求给予惩罚:“查现在各部队军纪废弛,均有整顿之必要,而尤以杂色部队,如张英所部,更为切要。至该部情形,为钧座所深悉,而整顿办法,缓急容有不同。如旷日持久,为害地方,影响剿共情势,愈形重大。此次职军乘班师回防之便,令张英将部队交还中央改编整顿。实本钧座整顿部队之意旨,及职个人良心之主张,故敢迅即处理。虽为其他以军队为个人工具之少数军阀所侧目,亦所不惜。惟职事前未及呈报,擅自专行,获罪实深。恳请严厉处分,以资儆戒。职只求有补于党国,决不辞任何艰险。冒昧之处,尚恳垂宥为幸。”

9月13日,何应钦回复陈诚,表示完全无法理解:“查整顿军队,弟已久具决心,区区之意,与吾兄实不谋而合。其所以迟迴审顾,不即着手者,以前方正值剿共,而急须整顿之部队又过多,一有举动,恐致影响全局也。今吾兄乘部队回防之便,将张师切实改编,一片公忠,正深佩慰。惟此事自始至终,弟竟无所闻知。当事情发动之初,为免泄漏机密,或者不便电告。但周(至柔)、刘(绍先)两师既达永丰,并令张英缴械之时,似不妨举以相告。乃因未得吾兄报告,致弟莫明真相,对张师真(11日)酉电,尚婉复力加安慰,谓吾兄决不为此。今事实竟出两歧,使张师官兵转以相诘,众口腾说,弟将何词以对?此则偶因一时手续程序之差误,而令弟深用愧惧失威信于他人也。”

◇骑虎难下,陈诚自请处分◇

事已至此,改编川军张英之举,陈诚已然骑虎难下,9月15日不得不呈电蒋介石:“张部改编,职负全责。为执行便利,遂未预告钧座及敬公(何应钦)。虽经职引咎,再三解释,而敬公不免有介于怀。职再三思维,惟有恳乞钧座明令惩职以擅专之罪,庶敬公稍获心安。不然互信不立,精诚不固,影响前途甚大也。处兹乱世,惟有劳怨自任,方可挽回颓风。”

同日,陈诚尝试再向何应钦赔不是:“钧座公忠谋国,无任钦佩。惟以职一时措置疏忽,致使钧座失信于张部官兵,职处理此事,未曾预先禀报,擅专之罪,实不容辞。而所以贸然行之者,乃持追随钧座日久,个性为钧座所深知,且自信处置完毕后,定能邀钧座同意耳。然法纪不可不遵,再三思维,惟有恳乞钧座明令惩职,俾职亦得稍获心安。倘钧座稍存客气,致影响团体精神,则职惟有赴京待罪耳。”

站在蒋介石立场,先不说何应钦的情绪,解决张英事件,陈诚雷厉风行,倒不失为一位勇于做事,敢于担责的好干部。9月17日,蒋介石手谕陈诚:“弟能识大体而顾全公私,每令中正于苦难中恒得以自慰,而不至抱悲观者,亦唯赖此而已。弟处理此事,手续原有欠缺,本应当时即行处分,徒以事多疏忽,致兹误会,今已另定处分。”再说何应钦,经过陈诚几番表达歉意之后,心绪倒也渐渐平复:“此事已成过去,望兄千万不必耿耿于怀。惟嗣后遇有此类重大事件,委座虽有密令于兄办理,当时务请通知弟处,以免应付困难也。”不久,蒋介石颁令处分陈诚:“该总指挥骄矜自擅,不遵意图,着即降一级并记大过一次,以明功罪,而昭赏罚。”

回顾处置张英事件的整个过程,陈诚明显存在“恃宠”心态,自请处分不过是让何应钦有个台阶下,不致蒋介石过分为难的权益之计。别看场面上的话说得很漂亮,陈诚写给妻子谭祥的家书中可完全不是这样,他对何应钦的不屑跃然纸上:“何先生对于我此次解决张英部,终不免有介于怀。如此小量,殊可笑。”“何先生因此事稍有介怀而赴京,最感痛苦者即何之对蒋有不谅解。而何私心重,度量小,不能以团体大局之前途为虑,徒争个人之意气,殊为可惜耳。”

1960年代,陈诚回忆前尘往事,不禁感慨千万:“我受到此项处分,心里反觉泰然。因为替国家除掉了一支害民的部队,是应当有代价的。仅仅我个人受到一点处分,这代价实嫌太轻耳。我当时遇事敢作敢为的情形,大率类此,实缘太不明事故之所致。今日事故懂得多了,可是也老而无用了。”

"历史上“张英事件”的恩怨纠葛"的相关文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