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本拉登的隐蔽住所非常靠近巴基斯坦一所军校,直升机日常头顶盘旋,因此本拉登和他的守卫、信使对直升机的噪声早已失去了警惕。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本拉登的隐蔽住所非常靠近巴基斯坦一所军校,直升机日常头顶盘旋,因此本拉登和他的守卫、信使对直升机的噪声早已失去了警惕。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艰难一日》里提到了当时的决策过程

侦察队和狙击手队研究了卫星图像,他们试图在距离目标四到六公里内找到一个着陆区,但是似乎没有一条路线有用。那所本·拉登藏身的院子坐落在一个居民区。所有的着陆区不是靠近城市,就是与目标隔着街区。这样的话,我们潜行渗透时暴露目标以及受到攻击的风险很大。最后来看,飞去X比以上两种方案的风险都低。虽说实施时,声音会很大,但是也是最快速的。

…………………………

分析师点开另一天的数据资料,我们能够看到院子,然后在屏幕的右边,飞过一架巴基斯坦的直升机。“哪儿来的?”我问道。“巴军方的休伊直升机。”分析师说,“不确定它来自哪里,但是它是从军事学院走的。”

我们都盯着屏幕,等着看院子里的人是否有反应。我们没有看到“散步者”冲向汽车或逃向其他方向。我们大家立刻想到了同一件事情——这意味着直升机的声音他已经习惯了。

“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我们也许就能到达地面。”查理说。

实际上美军SMU单位机降突袭的常规操作确实是在噪声影响范围外着陆,步行隐蔽接近目标。故而美军最初对这次行动是非常顾虑的,因为本拉登的住所坐落于一个村落内,周围6公里内并没有合适的隐蔽通道。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行动前美军更为担心巴基斯坦军队对行动的干扰,《艰难一日》有很大篇幅都是关于美军头脑风暴如何制止可能出现的巴基斯坦军队,甚至做好了交火准备。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海神三叉戟行动,按原计划并不是像最后那样一个班突入、半个班踹门突突突,有着一个非常严密的行动计划。以下是引用的《艰难一日》原文:

我们已经在这儿待了24个小时,计划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我们要直接飞到X。”杰伊说道,“第一队将通过速降绳索降落在本·拉登的庭院。”杰伊移到模型的南边,指着代号为C1的客房。“马克,你和你的队员负责C1。”杰伊说,“你的小队将直接进入客房。狙击手会清理车库,然后在屋顶设置好位置。你们需要清理C1的障碍并确保C1里面的安全。阿赫迈德·艾尔·科威特和他的妻子孩子也住在院内的屋子里。当你们结束这些工作后,撤回到A1,补充到汤姆的队伍里。”

第一队剩下的突击队员由汤姆领导,分头行动前往A1。“查理和沃尔特将去A1的北门等待。”杰伊说,“他们认为散步者通常进出那个门。中情局评估组说有可能会有一个旋转楼梯通往他在第三层的住处。”汤姆和他的队友将会移动至南门,进入后清理第一层的障碍。信使的弟弟阿布拉·阿赫迈德·艾尔·科威特和他的家人很可能住在这个建筑的第一层。根据汤姆所看到的建筑内部,他的队友将会清理通往北门的障碍或让查理和沃尔特进入。如果遇到阻碍,他们将会撤退并绕道到北门。

与此同时,载着第二队的直升机将会把一个五人小队送到院子的北边,他们将保证外部的安全。两名突击队员带着攻击犬对院子的周边进行巡逻,攻击犬可以用来追踪敌人。剩下的两名突击队员和翻译守在院子的东北角,准备应付可能出现的旁观者或警察。

“一旦负责外部安全的小队到位,直升机会再次起飞,一直盘旋在A1上面等待接他们回去。剩下的突击队员则会通过速降绳降落在屋顶,下到第三层楼的阳台上,去清除第三层的障碍。”如果情报准确,而且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那么这个小队就最有可能最先遇到本·拉登。

简单来说,就是兵分七路,一路清理南侧院落、一路清理北侧院落、狙击手占据院内制高点、一路带狗堵门、一路负责拦截巴基斯坦警察,最后主攻组机降从楼顶向下攻击。计划非常保守、严密,冗余度也非常高。

当然,这个完美的计划如同美军SMU单位的魔咒一般,一如既往的成了一团糟。幸亏本拉登及其守卫拖家带口早已失去了警惕,否则伤亡近乎是不可避免的。

直升机的隐形技术主要集中在减小红外信号和雷达反射面上,并不是光学隐形。“海王矛”行动中使用隐形黑鹰的主要目的是突破巴基斯坦军方的雷达警戒,对于本拉登和他的侍从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在黑夜背景中,没有亮起碰撞灯飞行的直升机是不容易靠肉眼定位和辨别的,尤其是采用黑色低可视度涂装。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 拆掉座椅席地而坐是黑鹰上很常见的情况。“海王矛”行动时的一个chalk有全副武装的十几个人,比图片上要至少拥挤一倍。

Mark Owen的《No Easy Day》(关于“海王矛”行动过程细节最早的第一手回忆录)里的描述,行动成员(至少原计划)是索降着陆的。长索降中每侧舱门一次只能降下1~2人,十几人光索降的时间就怕不止三十秒,更别说重整队伍展开行动了;而从300+的速度飞行7公里并降落,在100秒内完成也根本不可能。毕竟直升机不是三体水滴,巡航掠过头顶和减速降落是两码事情。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357km/h可根本不是黑鹰的最大飞行速度,而是“never exceed speed”(不得超过速度),通俗解释说就是“安全极限速度”。再换句话说,超过了这个速度直升机发生失控和结构损坏就是顷刻之间的事情。而且这个极限速度,在平飞下单纯靠直升机发动机输出肯定是不可能达到的,只有借助俯冲才能实现。也就是说,如果想要用357km/h完成最后接近目标的7公里,飞行员得先爬到华莱士一样的海拔,然后在旋翼解体的边缘一路俯冲狂飙超过70秒才有可能,更不说后舱地板上还堆叠着十几个全重接近300磅的大汉(根据Mark Owen的描述回忆,为了超额载员,当时机上的座椅是拆掉的,行动成员是在地板上挤成一团的。其实在特种部队的黑鹰使用中这是喜闻乐见的常态),想想就挺滑稽的。实际上西科斯基UH-60的最大速度是294Km/h,巡航速度是280km/h。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然而能够达到294km/h,就说明可以随时飞这么快吗?也并非如此。实际上速度超过200以上的直升机,在空气动力和惯性的影响下,操控感就跟火箭差不多,水平舵早就失去作用了,操纵杆极其生硬,强行拉杆会立即产生机身金属疲劳和旋翼转速(RPM)报警。在最大速度下,直升机连较大幅度的机动都比较吃力,更别说立即降落了。而且还得照顾后舱里没系安全带的十几坨人肉的感受,总不能让他们也四处飞起来吧。

常规的直升机降落大致分为四个步骤:approach(进场)、bleed(减速)、flare(仰停),然后最终touch down(触地)。在索降的流程中,最后的触地被悬停替代。降落程序通常在距离降落区一公里左右时开始,进场阶段开始时的速度一般不会大于180km/h,在进入降落航线后会bleed到75~130km/h速度的“balanced state”(平衡状态)——即速度不算太慢,但三轴的操控性也恢复灵活的状态,便于飞行员为最终降落进行修正。最后的final flare把直升机降到自行车的速度,这时候触地才能保证人机两全(或为了索降进入完全静止的悬停)。对于重量越大、负重越高的直升机来说,出于惯性载荷的原因其balanced state的速度就越慢,触地时安全的垂直速度也越低,也就是降落要花的时间也越长。虽然黑鹰是一型性能相对出众的直升机,但是也不能逃避物理定律,况且为了隐身而优化改造的隐形黑鹰,飞行性能上还难免会有一些折中(比如电影《Zero Dark Thirty》的台词描述,"it trades agility and aggressiveness for stealth“)。

经过特种飞行训练的飞行员确实可以依靠甩尾减速和hi yo-yo等极限动作缩短降落程序的距离和时间。但是加速降落并不是简化降落,降落步骤还是不能跳步的。直升机的飞行高度和速度关系还有一个危险包线,俗称为“dead man's curve”(亡者曲线),一般是指在引擎突发故障的情况下,直升机无法利用剩余能量自旋迫降(auto-rotation)的区间。如果要保持回避亡者曲线,直升机最终接近路线的高度和速度是有严格限制的,不能太高太慢,也不能太低太快。采用特技降落的动作是有相当风险的,对载满人员的情况下是需要谨慎三思的。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 阴影区就是“dead man‘s curve”,x轴为速度,y轴为高度。P.S.: 可以发现其实悬停也是在dead man‘s curve之内的。

实际上不仅仅是要随时保证能自旋迫降问题,垂直下降时的涡环气流、降落点地形不对称产生的不规则地效升力等问题都会使降落的条件复杂化。也因此中型和大型直升机多选择索降投放人员,实际比触地降落更快速简单。然而我们知道,即使如此谨慎,“海王矛”行动中的第一架隐形黑鹰还是因为不规则地效的原因无法保持完美悬停,最后与建筑发生碰撞导致坠机,所幸没有伤亡。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再其次,从行动角度上说,“海王矛”当天也不可能快速降落。直升机到达Abbottabad时是午夜12点左右,之前飞行员从未飞过这条航线,也从没到过这个降落区。在没有地面引导和醒目标记的情况下,要在几公里外的漆黑中一眼识别出只在无人机图像和卫星照片上见过的目标地点,可谓难于登天。很多人记得“黑鹰坠落”事件中Chalk 4在索降时发生了新兵坠伤事故,其实情况不只如此,Super 67在降落时根本就搞错了目标,把Chalk 4往北多降了一个街区,导致其落地后被严重隔断压制。这还是在下午3点多的大白天,有大批直升机一起编队飞行的情况下。所以在夜间如果要准确跟踪地形,寻找识别降落点,那实际的进场速度肯定还要低于通常速度。

在降落和静止悬停状态下的直升机非常脆弱,能量储备很低而且气动环境复杂,因此对降落区环境的安全非常敏感。传统情况下在非常接近任务目标的热点地区降落时,都需要地面部队或空中火力的掩护(2000年9月的塞拉利昂营救行动中,尽管有两架山猫从空中掩护,仍有一名SAS在索降时中弹身亡)。即使是隐蔽任务,也不会轻易在陌生的降落区直接降落。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根据Mark Owen的说法,当时直升机是先盘旋一圈确认了降落区正确并安全以后才开始接近悬停的。

所以说不管是从速度上还是流程上看,“7公里100秒反应时间理论”都很难成立,时间估算一下至少要翻倍。虽然这依然不算很长,但是这个反应窗口还是可能产生很多变数,况且肃清周边和突入建筑也需要时间。长途奔袭的特种行动的容错率极低,这种不确定性在计划时肯定是不能被忽略的。实际情况因附近巴基斯坦军事学院的直升机频繁往来,当地居民已经对直升机噪音十分麻木了。情报人员在监视期间发现了周边这一规律,这才解除了直升机问题的顾虑。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当然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实际的行动时发生了意外的坠机,行动成员在近十分钟后才开始恢复行动。这时候行动突然性可以说已经严重丧失了。好在于计划中的其他工作还是比较到位,海豹的应变能力也很强,大隐隐于市的本拉登的反抗和警戒意识已经很弱,巴基斯坦方面反应也不算很敏感,部队的撤离手段也有冗余,最后行动所幸才没有酿成灾难性的结果。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

—— 在合理载重的情况下(2名飞行员+4名乘客),MH-6确实可以表演令人咋舌的快进快出动作,瞬间降落在目标建筑的庭院和屋顶。但是相对不适合长途奔袭。

"《猎杀本拉登》中,直升机那么响,声音这么大,没有惊动本拉登吗"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